Rin.

【JS】I Hate U(chapter.14)(上) 搞事搞事! 唉呀~因为没什么人催更所以越更越慢了www 就这样悠悠闲闲地更吧,这故事大概写了有一半了,算了下加上这一篇一共码了5w4k多字了=w= 传送:chapter.13 ====================== 樱井翔戴着黑色口罩站在一栋大楼的楼顶,环视着周围的一切。 整座城市都被棉花一样厚重的云层笼罩着,阴沉地好像即将有一场暴风雨,没有刺眼的阳光就不需要在意建筑物的玻璃是否会反光妨碍到他。 这样的天气,才最适合杀人了呢。 他愉快的哼起了小调,兴致盎然打开身边的武器箱,里面是松本润为他准备的一把崭新的M24-A2,修改过设计的枪口可以装上消音器,再迅速装上10倍镜。 「真漂亮。」 樱井直接端起枪,他不需要支架,目标就在前方不超过八百米的大楼几乎水平的位置,这样近的距离,他相信自己摸了十几年枪的这双手,不可能失误。 对方必定穿了防弹衣,防弹衣自然挡不住狙击枪但或许不能一枪致命。 那样就不帅气了嘛。 所以只能让那人脑袋开花了。 很快瞄准镜就对准了那间有着落地窗的接待室,他所熟悉的几个人和不熟悉的几个人正坐在那里谈判。 二宫和也和松本润一脸严肃地坐在沙发上,生田斗真和中岛站在一边,除此之外还有五六个穿着黑西装的保镖,站在一个男人的身后。 樱井的枪瞄准了那个人。 黑色口罩下微笑着的嘴角轻启,吐出犹如鬼魅般的低语。 「初次见面,大野智。」 将近一周前,松本润一个人找到了二宫和也,把他从中岛那所得的消息一字不落的告诉了二宫。 大野智姐姐的事,大野组与CQ对立局面以及为什么会找上二宫麻烦的猜想。 没有带上樱井翔,是因为松本润想要在这次会面和二宫和也摊牌。 摊牌,他之所以会如此热忱的帮助二宫的原因。 只是二宫的消息网比他想得似乎要复杂和有用得多,似乎是从一开始二宫就知道了,他的那批货是卖给大野智的,也对大野智和CQ之间的矛盾一清二楚。 也是,在货物被劫当天见面,还未开口二宫就知道这件事,可见他的人脉之广,消息灵通。 但二宫和也是个聪明人,在樱井翔面前,他是绝对不会说破的。因为樱井翔对于二宫来说实在是太重要的一个人,也是他唯一能被人所利用的弱点。 「大野的货被抢了,正好他和CQ有仇,你为什么不去直接和大野说。」二宫和也半躺在沙发上翘着腿,烟枪的烟雾包围着他,这时候抽烟有助于保持清醒,特别是面对于狡猾的敌人面前,他需要听清楚松本润跟他解释的每一个字,「为什么找我?」 「因为我对大野智不熟悉,没有办法信任他。」 这时候再隐瞒,玩文字游戏都毫无意义。 「哈,你怕他敲诈你一笔?」二宫的眼神一直以来就很警惕,如今好像多了一抹松本润看不懂的色彩。「还是怕他借题发挥,把你们家给一锅端了。」 「……一锅端?」松本润的确有所顾忌,但一锅端……他从来没有想到这个份上。 他的身份表面上是地产公司总裁,实际上他早就把手伸向了那些黑暗中进行的非法勾当——军火走私,但他做事一向懂规矩明门路,从不轻易与人结仇。 更不可能去惹那些麻烦得要死的黑道,和大野组也是第一次接触,怎么可能结下梁子。 二宫不着痕迹地转移话题,「和大野组敌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好处,你的计划是什么?」 「和大野智面对面谈,化解矛盾,我有人能帮忙搭这个线。」 「化解矛盾说得轻巧。」二宫吐了口烟,「具体一点,怎么做。」 松本润毫无保留地说出了自己的计划,既然已经决定要和二宫和也联手,就必须要相信对方,否则疑神疑鬼不仅无用而且风险更大。 「这个计划里,也包括樱井翔吗。」 「包括。」松本润面无表情地回答几乎是瞬间就激怒了二宫和也,他突然站起身抓住松本的领口,咬牙切齿,滚烫的烟枪头几乎要挨上松本俊俏的脸蛋。 「我不允许!」二宫的手指因为用力而发出咔哒的声音,「松本润我告诉你,你可以觉得风险过高不信任大野,利用樱井翔喜欢你从而利用我。打得一手好算盘,只要他出面让我帮你我一定不会拒绝,绝无风险。但是我不允许你把他也牵扯到这种危险的事情里!」 「我没有利用他。」松本认真地看着二宫。 「bullshit!」二宫的眼里怒火中烧,微微眯起,好像能看透眼前这个狡猾的男人一样,「那你为什么不敢跟他说,你也害怕了是吗,你也怕他觉得你是在利用他,害怕他知道了以后你的计划功亏一篑是吗。」 松本沉默了。 他的确是担心樱井翔会多想才会隐瞒这件事。 「被我说中了,你就是在利用他。」二宫嘲笑着他松开了手,心里莫名有些痛快。说实话,他忍了很久了。 谁知松本润突然伸手握住了二宫手里的烟枪,高温的金属烟枪头迅速烫开了松本手心的皮肉,表皮翻起,鲜血从嫩肉沁出,并发出嘶嘶的响声。 疼痛占领了他的全身,但没有放手。 「我,没有,利用他。」 二宫和也大概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刻松本润的眼神。 然而就是因为他那样坚定的眼神,才让二宫特别讨厌。 就好像在说,我和樱井翔的感情,不需要经过你的同意,一样。 「你不要忘了,这件事是互利。」松本润默默放开了烟枪,毫不在意地从西装胸前的口袋取出丝巾包裹住伤口,「如果说我利用了你,那你也差不多。」 「互利双赢,有问题吗。」松本勾起嘴角就连眉眼都笑得温柔起来,但在二宫眼里那样的笑容太过于危险,让他不得不更警惕这个人。 「呵,就算是互利吧。」二宫把沾血的烟枪递给站在一边的相叶,「你最好,记住你说的话,否则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说完对着松本翻了个大白眼,扬长而去。 松本望着二宫的背影呼了一口气,相叶凑过来,「跟我来吧,帮你处理一下伤口,顺便详细谈谈你的计划。」 被松本润留在家里一个人的樱井翔也没闲着,开车出门,在一家书店附近停好车就溜进了书店,在烹饪教材区东看西看的。 破天荒的,他竟然想要为一个人做饭。 但是他完全不会做,一个人生活的时候基本上吃外卖,买便当,厨房除了烧水以外就没有其他使用价值。要问他有什么拿手料理,大概是泡茶,而且泡出来的茶苦得要命,他连茶叶的量都掌握不好。 前段时间松本润喝了他泡的茶,脸都发青了,像茶水的颜色一样,即使是这样也不忘给予樱井回应,干涩地吐出一句,「sho酱泡的茶真浓郁。」 只是回想一下樱井都觉得好笑,在书架前笑得整个人都一抖一抖的。 这样的生活,美好得让人难以置信。 真是没有实感,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浮在云端上。 双眼突然锁定到书架上一本名字让他感到一丝羞耻的书,「让男友对你刮目相看!新手厨娘快速晋级手册。」 「厨……厨娘……」 樱井小声嘀咕了一会儿,望了望四周都没有人,手快到像要留下残影一般抽出了那本书。 整个封面都是粉红色的,还画了不少爱心……翻开目录,蛋包饭,那不勒斯意面,芝士焗饭,日式定食等等,都是做法简单而且相当家常的东西,书上的步骤还附上了图片,配有相当详细的解说。 「做这种东西,他能对我刮目相看嘛。」一边翻书一边念叨着。 「噗。」传来女孩的声音 樱井立刻抬头,发现不远的地方正在收拾书籍的年轻女店员正笑眯眯地看着他,顿时脸上着了火一样,就差落荒而逃了。店员走到他身边一边笑一边问,「要给女朋友做饭吗,真体贴呢。」 「不……」 「女朋友是喜欢日式还是西式的还是其他的呢?」 「啊……西式……」大概吧?因为长得有点像外国人。 店员从书架上又取下几本书,「那么这几本也很推荐哦,做法简单而且很可爱!女朋友一定会很喜欢的!上次呢,我给我男朋友按照这个上面做便当,他开心得不得了呢,一直在跟同事炫耀啊,说什么……」 「我……我决定要买这个了!」樱井翔脸红成一个大番茄,举起手里的那本。 「谢谢惠顾!」 逃离那家书店,樱井虚脱地瘫在车的驾驶座上,无奈望着副驾驶上的那本被包好的书。 本来是想买一些看起来比较厉害的大师级烹饪书,为什么一着急就买成了这种像小女生一样的书啦,拿回家一定要藏起来,不然被松本润看到就麻烦了。 但是他的计划依旧没有变! 接下来得去超市才行,就按照这本书上的菜谱来买食材吧。 他的车刚刚发动还没开出半步,车前闪过的人影把他吓了一跳,还好反应快踩住了刹车否则就直接碾上去了。他刚想下车好好教训一下那个不怕死的家伙,人影闪到了他的车窗前,伸出手,带着戒指的手在车窗上毫不客气地哐哐敲了几下。 樱井不耐烦地摇下车窗,视线移到那个人的脸庞,他愣住了,表情就那样僵在脸上。 大脑像是受到了强烈的撞击后一样,突然变得空白。 「好久不见,sho。」那人吐出如同催命符一样的话语,让樱井感觉浑身冰冷。 「阿诺德·雷赫曼。」 他大概忘了。 不幸往往发生在人们忘记伤痛,变得幸福的时候。 直到如今被现实狠狠甩了一巴掌,他甚至感觉命运再次扼住了他。 那不是原罪,但他那永远不能挣脱的黑暗。 2017-07-22 热度(58) 评论(19)
【JS】I Hate U(chapter.13) 卡了好久呢不知道该怎么写看起来才不狗血ww 嗯,我还是喜欢这样的剧情啊。 传送:chapter.12 ====================== 黄昏时分,二宫和也正坐在一家充满小资情调的汉堡店庭院里吃着最近一直很喜欢的牛肉汉堡。 他穿的依旧是和服,抓着汉堡大口咬下去,那副样子如果是别人看上去一定很奇怪,但放在二宫身上出奇的没有什么违和感。 相叶从店内端出了他们点的饮料,放在二宫面前,「如果你想吃这些,我可以为你做,为什么一定要出来?」 相叶雅纪余光撇了一眼隔了他们好几桌的客人,那些人居然跟着他们过来了,从几天前就开始跟踪着他们,几乎是去哪里他们就跟到哪。 「该出来走走了,就当溜狗吧。」二宫喝了一口饮料,继续啃他的汉堡。 「他们已经盯了我们三天了,不用管他们吗?」 「我们还有大野组要对付,已经没有空闲再管他们了。」 「他们不是大野组的人?」 「啊。」二宫拿纸巾擦了擦嘴巴,在手中用力捏成一个皱巴巴的球,又松开了手。漫不经心掏出了手机翻开看了看,又按黑了屏幕,扔在桌上发出声响。 相叶雅纪认识二宫以来第一次看到他露出那样的表情,表面上习惯性的平静,但眼里早就汹涌出了恨意,带着不明的焦虑,整张脸的表情都变得难以读懂。 「他们是英国人。」 小小的摩天轮车厢里,随着离开地面的高度上升中,空气好像也渐渐变得所剩无几。 不然他为什么觉得好像无法呼吸? 除了因为恐高而滋生的恐惧,还有心跳过快了。 樱井翔一直看着自己的脚,坐在对面的松本润一言不发,全车厢只剩下被压抑着的呼吸声,和震耳欲聋的心跳。 倒是,说点什么呀你。 樱井抬头正想开口,忽然对上了松本盯着他的双眸。 犹如与杜美莎对视一样,大脑变得一片空白,刚想说什么都消失在嘴边,与石化一般无二。 就说不能看他的眼睛了。 「和你度过的时间越久,我就越没有自信来判断我们之间的关系。」大概只有在这件事上才会变得畏畏缩缩的松本握紧了双手,手心已经冒出了细细的汗,从来没有任何事让他像现在这样紧张。 他有多在意他,他就有多害怕。 甚至觉得自己承受不住樱井可能会给他的那些让人难过的回答。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松本润开始变得这样患得患失?大概是二宫和也从他手上把樱井翔夺走之后。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松本润开始发现自己爱上了樱井并且就像毒瘾一样变得无可救药?大概是在车上,樱井翔拒绝他的触碰之后。 松本承认一开始只不过是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为这枯燥的生活找一点乐趣,才把樱井这个如同随时会爆炸能炸得自己粉身碎骨的炸弹留在身边。 而樱井,他的那些过去,那些往事,那些神秘,让他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特殊的气质,随着时间流逝和接近,慢慢侵蚀着松本的内心,回过神来已经戒都戒不掉了。 这样的感情会让人变得不受控制地卑微起来,同时也抹去了他的自信。 但无论如何他都必须要去确认,已经没有办法再拖下去再逃避下去,他和樱井都必须直面眼前的一切,即使等待回答的过程令他如此忐忑不安,「但是只有一点我可以确认,我变得越来越喜欢你,甚至,甚至超过了我拥有的一切,但越是这样我就变得越来越不安,我只想知道……」 「我喜欢你。」 樱井的双眼在透过车窗玻璃的夕阳照耀下变得犹如琥珀般晶莹剔透,脸上微微晕染着粉红,那样子实在是让人着迷。 他似乎刚刚才反应过来没有等松本说完自己就脱口而出了那些让人羞耻的话,整张脸突然变得通红,连耳尖都红红的。 心慌意乱说的就是现在的樱井翔。 他似乎紧张得连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整个人都变得僵硬起来,也不敢和松本对视,更不敢去确认对方的表情。 恨不得缩成一团,干脆打开车门跳下去算了。 啊,如果时间倒流他一定不会说出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话来,神啊,再给他一次机会吧。 对面的松本润突然站起来,虽然车厢的高度并不够让他站直,但整个车厢都因为他的动作轻轻摇晃了一下,樱井像是突然被吓得炸了毛想要握住扶手,却被松本捉住,压在他身后的车窗上。 他欺身过来,将樱井翔笼罩在阴影之中。 伸出右手托起樱井的脸庞,强迫他和自己对视。 松本润知道,樱井患有的精神分裂在紧张时是很容易发病的,看他刚才不自然闪躲的眼神和慌张的动作,不知道那颗小脑袋瓜子里又产生了怎样悲观自卑的想法,是否想要逃避? 不,他不会让樱井逃避的。 「看着我……」松本的声音好近,低沉而魅惑,樱井乖乖听话与他对视,水灵漂亮的大眼睛好像含着泪一样晶莹闪烁着,让人根本不忍心对他说一点点重话,「听着,我不知道那些年,你吃过怎样的苦,受过怎样的训练,你的家族和我究竟有什么恩怨,你是否还想杀我,我现在人就现在你面前。」 「我就在这里。」 松本的手指,轻轻摩挲着樱井脸庞柔嫩的皮肤,樱井的表情看上去比起难过更多的是复杂,平时挑起的眉峰此刻都耷拉了下来。 「你可以选择遵守你的约定,杀了我,我甚至都不会反抗。」 松本的眼神,坚定又强势,樱井几番都坚持不住想要避开,但他知道自己多么喜欢这样的松本。 「如果你不杀我,那么,成为我的恋人。」 「……只有这两种选择吗?」樱井强行扯出了一个不自然的微笑。 「对。」 你只是在逼我。 和已经认识到自己的内心而变得坚毅的松本润不同,樱井翔的大脑早就已经乱成一团麻线。 他对于松本的恨意,本来就站不住脚,那只不过是别人强行灌输给他的意识。 对一个从未见过面的人,能够恨之入骨吗。 所以几乎是在他和松本同居后不久,在松本对他无微不至的照顾下,渐渐开始分崩离析了。 但对于樱井翔来说,他在意的人不止松本润一个,还有二宫和也,还有卡莉阿姨。 他该把卡莉阿姨在家族中的立场置于何地,而这位至亲,又会如何看待他。 这是让樱井翔最难以忍受的。 他没有那样的勇气,背叛他的誓言,背叛卡莉阿姨的誓言。 他没有那样的资本,再失去什么。 至于二宫和也,他也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再去面对他。 好像,无论怎么看,都得不偿失。 但他明明知道会有这一天的到来,为什么还是以那样的姿态去与松本润相处,为什么和他接吻,为什么和他上床,为什么不控制自己从而喜欢了他。 如今就好像要付出贪恋于温暖的代价一样。 这段荒谬的感情,终于到了落幕的那一刻了吗,他能够落幕吗,他可以让一切都回到原点吗。 「你要拒绝我吗,明明刚才说了喜欢我的,小骗子。」 他放弃了,松本润放弃了等待他的回答,他知道樱井的顾虑比自己所想象的一定更多。 那样摇摆不定的神情,让松本很生气。 他要的不是别人,他更不要别人来影响来决定他感情的结局。 松本的气息喷洒在樱井发红的耳尖,他的唇在樱井的耳边留下一个轻吻。手放开他的脸庞滑到他的后腰,抚摸着他的腰窝,轻巧地从他身后取出了别在腰间的枪,握住套筒单手上膛。 他把枪放在樱井被他压在窗上的手中,握着他的手。 枪口抵着自己的下巴。 「你疯了!放开!」樱井想要收回手,但松本把他的手牢牢握着,他更担心挣扎会走火,停止了反抗。 「你以为我和你开玩笑吗。」 「松本润,告白被人拒绝了你就要寻死吗,真没出息。」 「嗯,怎么都应该要报复你骗我这件事,就让你背个杀人罪,坐十几年牢吧。」松本润居然笑了,气得樱井直想跳起来揍他一顿,看起来像是打闹但樱井知道那把枪子弹是上满的,他丝毫不敢乱动。 「无赖!你怎么是这种人!」樱井紧张地看了一眼窗外,他们的车厢早已经开始下降,大概还有两分钟就要回到地面了,再这样下去被人看到了会报警的,「快点放手,我们要回到地面了!」 「无所谓,你还没有回答我,再转一圈。」 樱井翔觉得自己气得要吐血了。 「我……我答应和你在一起了还不行吗!他妈的。」气得都爆了粗。 松本润笑得嘴角都快咧到耳根子后边去了,满心欢喜都写在了脸上,实在是忍不住凑过去对着眼前仓鼠气鼓鼓的脸蛋亲了一口,转而吻住他的唇侵占他的口腔,强势而突然的深吻让樱井气息不足,又很郁闷生气,他又狠狠的咬了松本的舌头一下。 对啊,是「又」,不是第一次了嘛。 松本吃痛地放开了樱井诱人的唇,痛都变成了甜,笑得宠溺。 「真想在这里就上了你,我们再转一圈吧……一圈好像不够,三圈差不多了。」 「滚蛋啊!」樱井翔用力推开眼前这个嬉皮笑脸的男人,松本抓紧他的手,忘了手里还握着枪,手指不小心按下了扳机。 啪的一声。 「松本润!」樱井的大脑瞬间空白,他想都不想连忙丢掉手里的枪,扑到松本的身上看他有没有哪里受了伤,直到发现松本润还是笑着搂着他丝毫没有痛苦的表情,才察觉到,刚刚枪响的声音好像,有点不对。 樱井扭头,看着刚刚自己一直坐着的座位。 座位上静静躺着一个弹匣。 因为着急,他根本没有在意枪是不是有问题,连弹匣什么时候被取了出来都不知道。 …… 「松本润,我要和你分手,靠!」 来到约会圣地摩天轮排队的人们大概是第一次见到浪漫地坐完摩天轮下来后吵着要分手的情侣吧。 这对刚在一起不超过五分钟呢。 2017-07-07 热度(70) 评论(12)
© Rin. | Powered by LOFTER